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邵建:别再打农民宅基地的主意  

2010-08-28 21:15:59|  分类: 军事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邵建 南京晓庄学院教授

        山东诸城有一项改革,即把该市1257个村庄规划为208个农村社区,其指导理念是“政府主导、科学定位、贴近基层、服务农民”,让该市农民享受农村社区化服务。千百年以来,农民都是以村落为单位,现在却要把它像城市一样小区化。不过该地的叫法叫社区。问题是,这个社区化的过程是以政府为主导,打着科学定位的旗子,看起来是要服务农民,但其实却别有用心、另打算盘。

        政府果然是全能型的政府,说不让你在家吃饭,你就得家无口粮去吃食堂。后来,吃不下去了,食堂散了。再后来,撑不下去了,公社也散了。又后来,土地承包了,虽然没有所有权。现在呢,不叫农民吃在一起了,却叫农民住在一起,美名为社区。你看这社区的名字很洋化,叫“欧美尔社区”。那么,农民能不能不住一起呢?当然不行。报道说:“诸城市政府出台暂行办法,支持农民居住向社区中心村聚集融合。”官方说支持,其实就是强制,还好像这本来就是农民的意愿。农民真是权力算盘上的珠子,怎么拨弄都行。不知原来的村落怎么不好,现在的社区又好在哪里。凭什么你灵机一动,全体农民愿意不愿意,都得住在一起。

        当年以人民公社为名吃在一起,现在以社区为名住在一起,权力主导似乎未曾变过。改革,其实就是给农民自由,不要对农民做那么多的主导。类似诸城这样的改革,其实让人不安,它让我们看到了可以任意主导社会的全权主义的影子。

        聚村落为社区,理由当然很阳光,服务农民。农民得益何在,我从报道中没有看出。只看到一个空洞的概念,叫“两公里服务圈”,即在两公里之内,解决农村缺乏的各种公共服务难题,在每个社区设立服务中心,包括社区警务室、卫生室、建设环卫室、优抚救助室等,一看就知道是以摆设为主。它甚至不如重庆,给出的许诺是由农民变市民,享受市民所能享受的待遇。当然这只是许诺。

        那么,诸城大兴土木搞社区的真正算盘是什么?它是看上了农民房子下面那块宅基地。社区不是白住的,农民入户居住的条件就是交出你的宅基地。新房每平方米卖1200元,政府每平方米补贴130元,其余用宅基地冲顶,不够你再交现金。实际上,农民得到了房,失去了地。其实他原来就有房,何况房不值钱地值钱。这笔交易显然农民不划算,原来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宽宅,现在拥有的却是水泥合成的家徒四壁。即使拥有宅基,也是好几家共那楼底一块,如何与以前自己的一家一宅相比。很明显,地方政府计策是腾笼换鸟。以社区为名,用一幢幢楼房将村民圈起,以少易多,那些星罗棋布的宅基地,统统到了政府手里。

        土地资源的紧缺和土地财政的依赖,使得许多地方政府把目光盯在了村民的宅基地上。诸城当局已经做过测算,如果农民全部实现集中居住,则可置换出8万亩旧宅基地。政府得手之后,用于复垦,同时置换出同样数量的土地,用以建设特色产业园区。这是一笔生意,8万亩宅基地得手,所费几许,8万亩产业园出让,所得几多。让农民失地,还说是服务农民,谁是其中的得益者,不言而喻。权力的全能在于,政府这样想到,便能这样做到。现在虽说自愿,但那些社区落成之后,村民很难说不被自愿。

        今天,什么都可以叫改革,哪怕是公然侵害权利的利益。让我另外感到不安的是,该地农村社区化的另一种做法是,官方鼓励当地具备一定资金实力的企业对农村进行合并,由它先垫资兴建社区住宅楼,行政村以村集体资产并入企业的方式进行购买、置换,以后村集体所有财产便由它统一管理支配。村集体资产最重要的是土地,也就是说,农民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宅基地,而且他们承包的土地也将失去原有的地权(现在叫使用权)。这无异于农民住进新房之后,举目四望,除了墙壁,已经一无所有。

        难道这叫改革!实在无语。

 

----------------我是黑与白的分割线,所有的人都看得见!------------------

 

李昌平:撤村改社区、宅基地换住房,我顶!

作者: 李昌平 乡村研究学者

新农村建设,我是主张“大拆大建”的。

        2006年以来,本人曾经在《回首乡建一百年,有待我辈新建设》、《新农村建设的五个问题》、《假如给我2万亿》等多篇文章中主张新农村建设要“大拆大建”,即:要集中土地、资金和公共产品等资源重点建设中心村和中心镇,要以“宅基地换住房”、“集体建设用地换股权、换福利”的优惠政策引导农民向中心村、中心镇集中,要做到自然村基本不住人。

        如今,山东诸城、淄博、临沂、济宁、德州、聊城等地都大面积推行了“撤村改社区”、“宅基地换住房”的新农村建设,这和我当初设想的新农村建设不谋而合。

        山东诸城等地的新农村建设,好处多多:第一,有利于守住18亿亩耕地。我国城市化每年占地数百万亩,但农民进城了,农村的宅基地、自留地等依然闲置着,这样是守不住18亿亩耕地的。山东诸城等地实施的新农村建设,至少可以节约出一半的村庄建设用地(宅基地、自留地、学校、窑场等),如果其经验在全国推广,全国农村至少可以节约出1.5亿亩集体建设用地。第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可大大节约。全国有70万个行政村、500多万个自然村,如果“撤村建设社区”,将农民引导到8万-10万个社区居住,农村道路、水电网管、学校、医务室、敬老院等基础建设将减少一半以上投资,其维护费也会大幅下降。第三,农村公共品供给更加有效。如果数亿农民集中在8万-10万个社区生活,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均等化就可变成现实了。第四,农村治理更加有效。数亿农民分散在500多万个自然村,无论用什么方式治理农村都是很难达到善治的,如果数亿农民集中居住在8万-10万个社区,村民自治制度转变为社区居民自治制度,不仅其治理成本会大大降低,治理也会相对有效得多。第五,农民的住房变得可抵押了。分散在500多万个自然村的农民住房,是不能在银行抵押贷款的,如果经过“撤村建设社区”后,农民在社区的住房就可以被银行认可为抵押品,这有利于促进农村金融和农村经济发展。除此以外,我认为最大的好处是新农村建设改变了“两个依赖”的困局,即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依赖“跑部钱进”,农村经济发展依赖 “引进外资”。山东诸城等地的新农村建设,自主创新,让农民和地方政府成为了新农村建设的主角,农民和基层政府自主建设新农村,新农村建设步入日新月异的轨道。

        山东诸城等地实施的新农村建设被媒体报道后,招致不少专家学者的非议。非议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一是说农民生产不方便了,担心出现“挑着粪担上电梯的尴尬现象”;二是担心农民生活成本上升;三是说农民“宅基地换住房”吃亏了。

        笔者认为这些担心有一定道理,但都是可以克服的。笔者6年前到吉林德惠县考察新农村建设,吉林德惠6年前的新农村建设也是“撤村建社区”,但有些做法是可以弥补山东诸城等地新农村建设的不足的。德惠的做法是财政贴息贷款帮助农民统一建住房,住房贷款由农民5-8年还清。“撤村建社区”后节约出来的土地(集体建设用地),一部分用于建设专业生态养殖园,养殖专业化了;另一部分用于办厂(或出租或用地指标转让)。集体建设用地的经营收入归集体成员共享,按照股权或成员权分配,优先用于偿还住房建设贷款。这样,既不存在“挑着粪担上电梯的尴尬”,也不存在“宅基地换住房”吃亏的问题。此外,德惠还在生产和就业上进行了创新,一是社区组建了大型机械服务合作社,农户土地以保底价加入合作社了,绝大部分农户不种地了,但农业收入不减,不存在生产不方便的问题;二是帮助80%以上的农村劳动力实现了非农就业,农民家庭收入比过去成倍增加了,也不存在生活水平下降的问题了。

        相对而言,我还是比较欣赏吉林德惠的做法。因为德惠坚持了农民主体性和自主性,政府是农民建设新农村的服务者。政府不以赚农民土地(钱)为目的而帮助农民建设新农村,如果山东诸城等地的政府也能做到不在新农村建设中赚农民的土地(钱),我想,很多专家学者担心的问题是非常容易避免的。

        最后我要说明的是,我主张新农村建设“大拆大建”,不是搞破坏,对特色村、特色建筑、特色“风水”、特色文化、特色习俗等等是要保护的;也不能搞一刀切,如山区农村,以“撤村建社区”的方式搞新农村建设,未必可行,也未必是最好的办法。

        依赖中央财政拨款搞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治理,依赖引进“外资”搞农村建设和发展,农村是没有前途的!中国农村的前途,关键靠基层干部和农民的创造性工作。所以,无论是山东诸城等地的新农村建设,还是吉林德惠等地的新农村建设,我都坚定地——顶!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