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驾照考试与强制培训的几则旧闻  

2010-10-30 09:49:19|  分类: 时事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驾照须上驾校 强制捆绑惹争议

2006年10月26日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近日,在安徽省合肥市,一条有关自学驾驶考驾照方式将被取消的消息不胫而走,并且在市民中引起强烈反响。消息来自被提请审议的《安徽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修订草案),据安徽省运管局解释,该局正在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协调,将逐步减少并取消不经驾校培训、不需填报培训记录参加驾驶证考试的自学驾驶考照这种行为。

  “培训记录只有上了驾驶员培训学校才会有记录,自学驾驶技术是没有的,这实际上是将考驾驶证和上驾校强制捆绑在一起。”一位正在自学驾驶技术准备考照的刘先生说。他认为,强行要求考驾照必须先到驾驶培训学校交纳高额费用学车,完全是增加群众驾考成本,为一些利益群体牟利。

  取消 安全还是牟利?

  安徽省运管局相关负责人说,因为自学驾驶的人没有培训记录,不利于行业管理,且考试通过率低。运管部门提出取消自学驾驶的自训,代之以合法驾校的培训,完全是出于安全考虑。

  尽管运管部门的出发点并没有错,但大多数群众认为,取消自学驾驶考试的措施很可能成为有关企业和部门牟取利益的工具。合肥市民李建南认为,道路交通死亡事故的责任大多是由机动车驾驶人交通违法肇事造成的,但并不能就认定是自学驾驶考试的驾驶员造成的,在驾校培训过的驾驶人员同样占有很大比例。

  对于取消自学驾驶考试,驾校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合肥市一所驾校的负责人坦言,对驾校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允许公民自学驾驶,这将使驾驶市场大量人员流失。“如果学员不足,驾校这么多的投入怎么能收回?我们又怎么有钱上缴运管部门呢?”

  记者从运管部门了解到,仅合肥市每年约有五万人经驾校培训后参加资格考试,而另外还有一万多人通过自学驾驶参加考试,如果自训者全部参加驾校培训,那么仅仅一个合肥市,一年就要多收缴三千多万元的培训费用。

  捆绑 有无法律依据?

  行政部门取消自训考试是否有法可依?对于记者提出的这一问题,安徽省运管局教育培训处相关负责人说,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驾驶机动车,应当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人应当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这意味着自学驾驶本身就是违规行为。在自学驾驶的时候,并没有取得驾驶证,未取得驾驶证开车本身就违法。那么,取消自学驾驶又何错之有呢?”

  “这完全是在偷换概念,曲解法律规定。”已通过自训考试取得驾驶证的罗师傅说,按照这种说法,没有取得驾驶本之前学车人不都是在违法?在道路上能学驾驶,不在道路上就不能学?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对于参加驾校培训的,考驾驶证必须出示相关的培训记录,而对于自学驾驶的并没有具体规定。

  “法律没有禁止的,公民有权选择。”安徽杰创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波认为,安徽运管部门取消自训考试,要求驾驶员考试必须经过驾校培训,有培训记录,这实际上是对驾驶员考试设置了前置条件,这项前置条件的设置没有法律依据和许可。从相关法律法规看,只是要求参加驾校培训的人,在考驾驶证时必须出示相关的培训记录,运管部门只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管理职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自己行政权力的随意扩张。

  声音 公权干涉私权

  安徽省公安交管部门对此争议十分谨慎。有关人士表明,他们至今没有限制过自学驾驶的人员考试,现在仍然不会将自学者拒之门外,“因为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并未规定考驾驶证必须通过驾校培训。”

  10月20日,在安徽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审议《安徽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修订草案)时,有代表认为,驾驶员考试管理的关键是把好考试关,至于公民是到驾校还是自学驾驶技术,公民有选择权,不能强制作出要求,公民自主选择参加驾驶培训方式的权利应该得到尊重。

  安徽一位知名的行政法学专家认为,出于对公民人身安全的负责,安徽省运管部门的这项决定是一种规范管理的行为,但从法律的角度说,虽然这项决定没有违反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但运管部门却把这种管理行为向前作了延伸,是公权对私权的干涉。即使寄予良好的愿望,行政管理权也应当在法律限定的合法权限内行使,不能越权或超出底线。主管部门在给公民颁发驾驶证照时,应当通过有关部门的审核或考试,严格把关,而不是通过行政决定来干预公民的自主选择权,比如取消公民的自训考试,这是不妥当的。 据法制日报
 
“散学”驾照第一人一审告赢车管所 驾校强制培训制度能否终结?

2007年11月18日08:33 燕赵晚报

 核心提示

  深圳市民樵彬转业后丢失了部队驾照的技术档案,当他以个人名义到深圳市车管所申请办理新的驾驶证时遭到拒绝,车管所的理由是,根据广东省公安厅和交通厅的决定,不能受理个人申请。于是,樵彬将深圳市车管所告上法庭。

  日前,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一审作出判决,认定“拿驾照须经驾校”具体行政行为违反行政许可法。樵彬用法律手段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成为在驾校名称一栏署名“散学”(即以散学名义申请驾照考试)的中国第一人。

  有人评论说,樵彬胜诉,不只是关系他个人无需向驾校缴纳数千元高额培训费用,而且意味着从驾校到驾照,从政府到企业的一条利益链的断裂。这对于打破现有的利益格局,还公民驾驶技术学习的自主选择权,无疑意义重大。

  如果此诉讼不再升级,那么自此,公民通往驾照的路,起码在深圳,又多了一条。

  焦点新闻

  深圳法院一审判定不上驾校可考驾照

  没有驾校培训记录

  申请被拒

  今年3月7日,樵彬前往深圳市车管所,申请办理新的驾驶证被拒,原因是没有提交驾校培训记录。

  樵彬感到不解,公安部只是规定了凭居民身份证和户口簿、身体条件证明,就可以申请考试,谁规定申领驾照还必须提供驾校培训记录呢?

  对此,对方的答复是:“广东省公安厅和交通厅的规定。”一年前,广东省公安厅、交通厅下发红头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工作的通知》(粤公通字【2006】376号)规定:“自2006年11月15日起,除部队驾驶证或者境外驾驶证换领机动车驾驶证外,其他初次申请驾驶证或者增加准驾车型的,必须持驾校出具的《驾驶培训记录》方可预约考试。”

  事实上,早在1993年,樵彬在部队就已取得了驾驶证。只是后来几经辗转,由部队转业,由内地调来深圳,驾驶技术档案意外丢失。

  不经驾校申请驾照

  法院支持

  5月14日,樵彬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时,他还向广东省政府法制办提出了对广东省公安厅、交通厅粤公通字【2006】376号文的内容及程序进行合法性审查的建议。

  案子还在审理过程中,在广东省政府法制办公室的敦促下,376号文件停止执行。此后,深圳车管所对樵彬的申请开了绿灯,使樵彬成为在驾校名称一栏署名“散学”(即以散学名义申请驾照考试)的中国第一人。10月8日,深圳车辆管理所机动车学习驾驶人法规理论考试(科目一)成绩出来了,樵彬以94分通过。

  尽管深圳车管所受理了樵彬的申请,改变了具体行政行为,樵彬却不愿撤诉。11月6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作出判决:“《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申请机动车驾驶证,应当符合国务院公安部门规定的驾驶许可条件。’除国务院公安部门的规定外,其他规范性文件无权增设驾驶许可条件。”据此,南山区法院确认:“被告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作出的不受理原告申领机动车驾驶证申请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据悉,一审判决11月22日才生效。目前尚不清楚深圳车管所会不会上诉。

  人物对话

  个人申请驾照案原告樵彬:我要的是一个公平

  公民樵彬:36岁,1988年从山东老家来到北京服役,后来考学提干,在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读的法律。转业后进入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工作,2002年下海。

  我要的是还法律一个公平

  记者:你觉得自己胜诉的最大意义在哪里?

  樵: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还给了法律一个公平。本来法律已经有了相关规定,再增设行政许可的条件就是对法律的不公平。

  记者:胜诉对你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樵:一个律师朋友曾告诉我说,人这一辈子,能够亲身面对公益诉讼,为大家去做一件事情的机会并不多。我想对我个人的意义,就是这种公益诉讼的意义。

  记者:有人说你这个官司具有示范作用,你觉得考驾照以后会有怎样的改变?

  樵:希望我这件事可以引起一个轰动,第一步是让大家都能考,这是一个进步。第二步是让大家都能考过,这又是一个进步。什么时候能做到这一点就很好了。

  现在发愁考试车辆

  记者:现在你驾照的考试到哪一步了?

  樵:我14日去车管所预约考试科目2了。预约时碰到这样一个问题,车管所提供场地,但是没有考试车辆。

  你知道,考试员使用的考试车辆和我们一般的车辆是不一样的。公安部91号令规定,考试车应当安装供考试员使用的副制动踏板和后视镜装置。而个人车辆改装成考试车辆手续又非常麻烦。

  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我去驾校借。找了两个驾校,都说借给我没问题,但是怕借过之后,有人会难为他们。我没办法,只好去找交警队,希望他们能提供一些帮助,他们已经说了会研究一下。

  记者:觉得自己最后能拿到驾照吗?

  樵:我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从1991年到现在十几年驾龄了(注:樵彬此前在部队时已取得驾驶证,1996年军转民用驾照时,驾驶技术档案意外丢失,没转成)。

  记者:有人说,散户自己学习再参加考试,有可能会引发交通安全隐患,你怎么看?

  樵:不管是通过驾校学习,还是自己学习,都只是培训过程的不同,最重要的是交管部门发证的把关。如果想要减少交通事故,那交管部门执行更加严格的考试标准不就可以了吗?

  记者:你觉得什么时候全国都实现不通过驾校就可以参加考试?

  樵:我想纠正一下,不是实现,法律早就规定了可以不用驾校就参加考试。你应该问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回归。但,说实在的,我不知道。

  我这个人好斗好较真

  记者:因为这个事情,有人说你是刁民,有人说你太较真,有人说你是英雄、散考第一人,你更认同哪个称呼?

  樵:英雄、散考第一人,这些都过誉了。我认为我就是一个刁民。我看到不公平的事情就非要说话,有些人可以逆来顺受,我不行。

  记者:以后还会做这一类的诉讼吗?

  樵:应该不会了。毕竟我不是专职的,我只是个人碰到了不公平待遇才拿起法律的武器,这次是恰巧碰上了。

  事件纵深

  驾驶培训“生意”火爆的背后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7年9月,中国私人机动车保有量为1180万辆。全国拥有驾驶证的人数为1.6亿人。以深圳为例,目前拥有驾校24所,每年参加驾校培训的超过10万人。根据学习时间长短不同,培训价格则从3980元到5980元不等。仅此一项,培训费就高达数亿元。而驾校“生意”火爆,显然与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申领驾驶证必须持驾校出具的《驾驶培训记录》”之类的硬性规定有密切关系。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欧美等发达国家也有驾校,但政府对公民的学车方式不加干涉,很多欧美国家的公民开车,是在父母的指导下学会的。

  “我曾经在部队服役,驾驶技术对付考试绰绰有余。如果再花几千块钱上驾校,感觉有点冤。”樵彬对记者这样解释他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因。

  “大学本科、研究生,都可以自学、自考,驾照为何不能自学、自考?”樵彬的官司被媒体披露以后,在网民中引起热议。

  一些知悉驾校内幕的人士在网上留言:驾校和驾驶证考试、颁证、管理部门之间,存在一条几乎完全公开的利益输送链。公安、交通部门参与举办驾校、参与驾校培训业务,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虽然目前驾校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社会力量在办,但仍有许多是由交警或交通部门在办,并未脱钩,仍在参股分红;有些即使是已经脱钩,但也与交警和交通部门关系密切。在驾驶培训高额利润的驱动下,有关部门通过增设行政许可等手段,剥夺了公民学习驾驶技术的其他选择权,形成了对驾照考试培训的垄断,堂而皇之地将若干亿元的利益输往驾校。

  樵彬胜诉,不只是关系他个人无需向驾校缴纳数千元高额培训费用,即可以“散学”名义申领驾照,而且,意味着从驾校到驾照,从政府到企业的一条利益链的断裂。这对于打破现有的利益格局,还公民驾驶技术学习的自主选择权,无疑意义重大。

  专家观点

  “考驾照必须上驾校”

  是乱设行政许可

  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应松年教授表示:广东方面要求考驾照必须出具《驾校培训记录》,属于私自增设行政许可的行为。公民在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前提下,有权利选择驾驶技术学习的途径。公安和交通部门,应该对驾照考试严格把关,而不是培训,更不应该通过行政决定来限制公民的自主选择权。而且,行政许可法也有规定,对于公民特定的资格考试,行政机关和行业协会,不得组织强制性的考前培训。

  樵彬的诉讼行为也受到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毛寿龙教授的肯定。“考驾照必须通过驾校报名的规定在规范考试秩序方面有一定意义,就像过去学生高考需要在学校统一报名一样。但现在高考已经放开个人报名了,与时俱进的政府应该尽量减少行政许可限制,方便市民,驾照捆绑驾校的制度也应该做出相应调整。政府有责任开辟专门道路供市民学车。”毛教授说。

  记者调查

  不上驾校照考驾照

  2004年前是可以的

  其实2004年之前,全国很多地区是允许学车人以个人身份报考驾照的,即不要求他一定要有专业驾校培训证明,他可以找有经验的驾驶员“半陪”学习,只要最后能通过车管所的专业考试,他就有资格拿到驾照。

  然而2004年时,随着五部委出台《预防道路交通事故“五整顿”“三加强”实施意见》,不上驾校照考驾照从此就变成了不可能。有业内人士回忆,国家出台意见也是无奈之举,“那几年,私家车数量呈爆发性增长,马路上忽然之间多了许多‘速成’司机、‘菜鸟’司机、‘马路杀手’,交通违章事故频发。”这位人士指出,意见出台后,各地迅速厘清驾培市场,多主张学车人到正规、大型的驾校去学习驾驶,对于驾培的资格审查也日益细致严谨。“例如现在考驾照,就有严格的驾校学时要求,做出种种规定,根子还在于驾驶员是个特殊职业,所以考驾照不像是考数学、考语文,如果学业不精,还可以再来。”

  除了驾校学习

  还有其他方式考照吗

  现如今,自训考照事实上是很难行得通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警昨日对记者分析,那种希望“在家练,去车管所考”的想法必须满足几个条件,首先,练习的车必须符合驾培车辆的要求,其次,每次练习的场所不得进入公共道路范围,另外,每次陪练的人员还必须具备驾培教练的资格认证。这在当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面是市民的“合理”需求:我希望就近方便地学习开车;一面是主管部门的“合理”管理:我希望学车人通过正规的学习,将成为“马路杀手”的可能减少到最小。“都有道理,这就是深圳学车人告赢车管所并引发全国热议的最大原因。”业内人士坦言,“这的确是一个全新课题,如何在减少道路安全隐患的前提下,考虑满足市民的合理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29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